自由の風、そっと吹く…
| Admin | Write | Comment |
カレンダー
06 2018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やるべき事
1)毎日、日本語を勉強する! 2)毎週の週末、散歩するぜ! 以上、頑張ってる!
最新記事
最新CM
最新TB
(06/04)
リンク
ブログ内検索
ブログ トラック
Google Analytics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對我來說,《反叛的魯路修》動畫儘管已經完結了,但故事並未完成。在沒有那個人存在的世界裡,故事才真正開始勾勒出輪廓來。那是,既溫柔卻又哀傷的色彩……

  ※


  2010年,超級大國不列顛尼亞帝國(Britannia),為了奪取日本資源櫻礦而展開侵略。日本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被征服,日本人的自由與權力從此被剝奪,甚至連國家的名字也不例外。不列顛將「日本」改稱為「11區」,而「日本人」之名則被數字「11」給取代。

  七年後的2017年,前不列顛尼亞皇子──魯路修‧V‧不列顛尼亞,在生死邊緣獲得名為「Geass」的絕對遵從力量。同時,魯路修也與幼時好友、前日本首相之子的樞木朱雀,兩人重逢了。但此時,兩人的立場卻完全顛倒過來:魯路修立志要粉碎不列顛尼亞帝國,而樞木朱雀則是致力於帝國內部進行改革。

  (以上背景,參考自維基百科:http://zh.wikipedia.org/zh-tw/Code_Geass)


  曾經是不列顛尼亞皇子的魯路修,為了找出過去殺害母親的兇手、為了建構能讓摯愛的妹妹娜娜莉生存的溫柔未來,他義無反顧的揭起反旗,反抗祖國不列顛。反觀樞木朱雀,曾經為前日本首相兒子的身分,如今卻將之拋棄,縱身不列顛的軍隊之中,成為「名譽不列顛人」,被外界稱為走狗。在這樣的時間點,曾經非常要好的兩人相遇了,各自抱持完全顛倒的立場。

  假設自己身處在一個既定的體制之下,但卻不滿於那既定的規則,將會做出什麼樣的抉擇呢?一是,投身在體制之下,依據其規定慢慢往上爬,直到坐擁權力之後,漸進的將不合理的體制給改革掉;二是,完全的反向思考,站在體制之外,將一切規則給破壞掉,然後重新建造。

  個性耿直的朱雀,在「11區民」的身份限制之下,只能選擇軍人之路,一心一意冀望自己能攀上最高峰,奪回日本之名。

  然而魯路修又如何呢?身為被拋棄的皇族,只能和妹妹低調過日,無法公明正大的進入體制,更在得到Geass之時,深深感受到不列顛帝國對種族階級偏見之大。遂化身為「ZERO」,成立黑騎士軍團,誓要將不列顛給破壞殆盡。


  對魯路修來說,偽造的身分「魯路修‧蘭佩洛基」充其量不過是個謊言,焦躁不安的生活、不管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,總是一臉無趣的表情,說穿了,他沒有「活在這世界上」的實感,他找不到自己的目標,就連親生父親也否定他的存在。當朱雀和他對峙、脫口吼出「你根本不該存在於這世界上!」之時,魯路修爆發了,向朱雀扣下手槍板機。那發打落朱雀耳邊通訊器的子彈,正怒吼著:「我就站在這裡!我就存在於這世上!」

  其實比誰都清楚,擁有絕對遵從的Geass、走上反叛不列顛的修羅之路,他只能編織一層又一層的謊言,卻只得相信自己的判斷、不斷向前邁進!但人不是完美的,很多事情往往無法盡如己意,也可能因為自身的不足而犯下錯誤。

  在成田之時,因為誤判輻射波動的力量,間接害死好友夏莉的父親;魯路修望著夏莉的哭臉,他只能給予擁抱,施予絕對之命令,讓夏莉忘卻一切,同時將強大的罪惡感,惡狠狠的刻畫在心口之上,獨自擔下兩人份的回憶。透過那雙紫色的瞳孔,魯路修只能獨自悲傷的望著夏莉的笑顏;但在夏莉的世界裡,關於魯路修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的,全數被他自己親手給抹煞去了……明明是一個如此渴望存在的男人。

  而後在日本特區成立之時,因Geass能力的爆走,致使胞妹優菲犯下殺人罪孽,不得不痛下殺手,親手了結優菲的生命,將優菲失控的虐殺日本人之行為,做最大限度的利用,同時,也在自己心口深深劃下第二道傷痕。

  他是真心拜服在胞妹優菲之下。為了他與娜娜莉及其他的日本人,優菲創立了日本特區,希望建立沒有種族區別的地區,甚至還奉還了不列顛的繼承人資格,決心和所有人同起同坐、一起加入特區。就是這樣寬廣的胸襟,讓魯路修拜服、期待往後眾人一起歡笑的未來……但這所有的期盼,都被他所擁有的能力 Geass給打破了;然,他卻不得不接受這個不該犯下的錯誤,因為確實是他、從他的口中吐出不該說的命令。他只能選擇,對優菲開下致命的一槍,結束優菲的罪孽,也為自己的過失暫時劃下句點。

  暫時劃下句點?是的,暫時。

  魯路修將其最大限度的利用,便是將優菲「虐殺皇女」之惡行,透過新聞將影像播送給全世界知曉。當日本人不間斷的高呼「ZERO!ZERO!ZERO!」戴著頭盔的魯路修,凜然的站在舞台上,接受大家的歡呼,仿彿救世主降臨那般,但舞台下是……血跡遍野的慘象,只要 ZERO的呼聲不斷,優菲的惡行就宛若反面教材那般,不斷與ZERO對比,也在魯路修心中,重複劃下第三、第四、第五道血痕。

  當朱雀不解的逼問,為什麼魯路修要殺害優菲、為什麼要讓優菲殺人。他偏開了頭,只是一概承認錯誤,嘴上絕不多做解釋。然後,悄悄的,在心底烙下無可磨滅的痛楚。魯路修無法不想起優菲,也不允許自己遺忘。那是他終其一生都不能擺脫的罪孽。

  但他只能拖著罪孽的枷鎖,就算前方迎來的是摯愛的死訊、自私的父皇母后,他的腳步,絕不因此而停滯,儘管故事的結局早已決定、不容更改。


  他將鎮魂之劍、ZERO的身分、連同名為「希望」的Geass,託付給朱雀。在全世界的面前,獻上天下獨大、獨裁專制的魔王自身,魯路修‧V‧不列顛尼亞,作為祭品,將所有纏繞在身上的所有仇恨枷鎖,藉由朱雀貫穿心臟的一劍,全數……斬斷!


  正是所謂的──零之鎮魂曲(Zero Requiem)!

  躺臥在血泊中的皇帝──懷抱對夏莉的歉疚、蓋過優菲污名的想法,連同所有仇恨罪孽一起──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,聽到妹妹娜娜莉愛的告白,魯路修坦然了:「是啊,我、是……毀滅世界、又創造世界的男人……」


  迴盪在耳邊的,是不停歇的呼喊:「ZERO!ZERO!ZERO!」


   Continued Story……

  故事並未結束,新的世界展露出溫暖的輪廓,那是既溫柔、卻又哀傷的色彩。是那個已經不在、卻留下滿滿溫柔的男人,所贈與的禮物。,正如同這鎮魂曲子那般。


  ※

  魯路修,這個令人難以自拔的男人。

  其實,他也不過想要像一般人一樣得到幸福,希望自己珍視的人能夠展露笑顏。僅僅如此罷了。但為什麼他從未替自己的幸福著想呢?

  為了這個男人,胸口不知道糾結了幾次……這個可恨卻又惹人憐惜的男人啊!



  「儘管未來不再有自己的身影,也要……大家也要幸福喔!」


  魯路修,其實,你只是想要告訴大家這句話吧!對吧?




  (THE END)


※2009-10-01完稿。
※2009-12-04校稿。


這篇其實是投稿超異文學獎的稿件,但看樣子是從初審被刷掉了XD" 原本指望人氣獎,但想想,就算人氣獎有前三、保送了決審,推測還是沒啥指望會得到名次。更何況還有另一位寫得更好的朋友的稿件呢!(茶)

是說,從一開始就知道不會過,但還是選了反逆的魯路修來寫、而且還用了有看過才比較能引起共鳴的寫法。這篇說穿了,完全是我自己想寫的東西,我只不過是藉由投稿這個名目,硬逼自己把(睡眠)時間空出來,把早就想寫的這篇感想生出來罷了。但說實在,沒抱期望是不可能的啦,總會有「至少會過初審吧?」的想法,可惜破滅了XD"

不過,再怎麼說,總之,我想寫的,大抵上都寫出來了。有沒有過初審,或許根本不是那麼重要。雖然昨晚還是有點消沉,但睡醒起來就覺得好像沒什麼了!XD"

至少,我寫出我想寫的東西了(茶)


真的很喜歡反逆的魯路修啊……雖然我更喜歡超歡樂笨蛋二人組的R2廣播!XDDDDD"

再接再厲囉!今年因為沒時間,所以才參加字數較少的評論組,用了一晚把這篇寫出來,而且還是截稿當天硬拼的XD"

明年就會投小說組了。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想寫些什麼。


(2009.12.04)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:
TITLE:
MAIL:
URL:
COMMENT:
PASS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雪女 URL
是說,一篇好的評論,如果可以讓沒看過該作品的人,引起興趣想要觀看,那才叫做成功吧。

我也知道,自己這篇不大合格。說穿了,也就是滿足自己想要表達的一篇罷了。嘛,也許我真的不適合投稿吧。不過,還是希望自己能試試囉。
2009/12/06(Sun)19:55:07 編集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
≪ Back  │HOME│  Next ≫

[69] [68] [67] [66] [65] [64] [63] [62] [61] [60] [59]
忍者ブログ [PR]
material by:=ポカポカ色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