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の風、そっと吹く…
| Admin | Write | Comment |
カレンダー
08 2018/09 10
S M T W T F S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
やるべき事
1)毎日、日本語を勉強する! 2)毎週の週末、散歩するぜ! 以上、頑張ってる!
最新記事
最新CM
最新TB
(06/04)
リンク
ブログ内検索
ブログ トラック
Google Analytics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沒什麼實感的感覺,儘管就坐在教室裡、儘管女導師就站在台上講課、儘管同學就在身邊談笑討論著。彷彿在身邊,架起結界那般,沒有實感,人群的圍繞、細語甚至嘈雜,都無關於我,彷彿無音的世界那般……

  那樣的我,對那樣的我,你說了,可以讓我轉班,換個新環境。

  啊啊,我就這樣答應了,彷彿事不關己那般,只是附和著。

  新的班級,很熱鬧、很有元氣。是新鮮感嗎?比起原來的班級,好像,更有聲音了些。卻不知道為什麼,轉班卻降了一個年級。雖然覺得古怪,卻還是坐在教室裡,但感覺,好像比原來的班級還要,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。沒有人,在意自己吧——只是這樣,在心底,沉靜的下了結論。

  回過神來,男導師站在我身前,很難去形容的表情。那是……被羞辱、很生氣、然後有些報復的表情,嗎?他說著很傷人的話語:「你就這麼想要離開我的班級嗎?」雙面刃的言語,刺痛了男導師自身,也,刺得我傷痕累累。一反之前的沉靜表情,我……追上了離去的男導師,哭喊著,拉扯著,跪下哀求著,不斷說著、不斷說著:「我不是有意的,真的不是有意的……」

  我只是、我只是……

  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會那樣做。



  *

  然後,醒來了。在2009年11月11日的清晨。身上如睡前那般蓋著小棉被、大棉被,但大棉被卻只集中於腹部之處,睡前明明從頭到腳都蓋上的。看樣子,睡得真的很不好吧。

  為什麼……會做這樣的夢境呢?是一場很虛幻的夢。語聲、數落聲、哭聲,彷彿都沒有實際聲響,很安靜的一場夢。就算哭著哀求著,所謂的話語並沒有化為實體。也許背景設定,是所謂的心的言語吧。所以,很沉靜很沉靜的感覺。

  夢嘛,總是沒什麼邏輯。莫名的被要求轉班、莫名的答應、莫名的降級、莫名的……哭泣。一開始的女導師,依稀記得是高一的導師,但後來出現的男導師,卻是高二的男導師,夢醒之後,總覺得切換得很令人錯愕。

  說到底,我有可能會做出這種不考慮他人想法、沒有細細思考就下決定的事情嗎?可能吧,潛意識的一些想法。我是否,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呢?呵呵。


  或許對其他人來說,夢不過是夢。但對我來說,對第六感還算不錯的我來說,我認為自己的夢境,都是有所意義的。原本,是打算更深入去解析的,但總感覺,這樣會更壓迫自己的樣子。於是作罷。


  用寫小說的筆法,盡量把夢裡感受到的無感寫出。應該,還算是成功吧。呵。



  (2009.11.12)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:
TITLE:
MAIL:
URL:
COMMENT:
PASS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雪女 URL
最近是否,太過脆弱了點?(思索)
在FB跟別處,這篇都只有貼夢境,後半段都省略了。

評語是,比起某某某的來說,這個夢好短。夢境,是以長短來比較的嗎?我覺得夢境的重點在於其中的寓意,非關長短。再說,夢中可能覺得很長,但實際上也不過是一個晚上的夢吧。

其實我只是很單純的,把一個夢境,把當下夢中感受到的,用自己的筆法盡量還原寫出來。就只是這樣而已。所以,我不希望被擅自揣測吧,然後,自己受傷(默)

最真實的,是夢中自己的無措。明明沒有那個意思的,卻傷害了人。我明明就不想傷害任何人的,卻傷害了,然後,也讓自己難受了。

為什麼呢?為什麼自己彷彿既堅強卻又脆弱無比……

其實沒什麼太大感觸。只是,不想說話、不想睡覺、不想動,沒什麼。但我還是不懂,為什麼眼淚會擅自滑下。
2009/11/14(Sat)04:00:23 編集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
≪ Back  │HOME│  Next ≫

[64] [63] [62] [61] [60] [59] [58] [57] [56] [55] [54]
忍者ブログ [PR]
material by:=ポカポカ色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