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の風、そっと吹く…
| Admin | Write | Comment |
カレンダー
06 2018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やるべき事
1)毎日、日本語を勉強する! 2)毎週の週末、散歩するぜ! 以上、頑張ってる!
最新記事
最新CM
最新TB
(06/04)
リンク
ブログ内検索
ブログ トラック
Google Analytics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在公司決定,今天勢必要動筆寫文。雖然沒有正式碰過武俠,但還是不想因為懶勁,而放棄難得的靈感。

  一直為了寫武俠時的音樂而苦惱。雖然翻出電腦裡的布布音樂,但怎麼說……還是沒有很適合的感覺,無法順利進入狀況。所以乾脆,吃飽飯後,就把樓下的CD播放器,還有我鍾愛的幾張布布原創音樂專輯都給帶上來了:屠頴的《浮生素描》、《風月花鳥》、《古都漫步》;阿輪的《戲夢十三樂章》;孫敬凡的《夢春秋》、《夢遊記》。

  一開始放的是屠頴的《浮生素描》,靠著清脆的鋼琴聲,先把心情沉靜下來了;然後,下一片是,孫敬凡的《夢春秋》。

  避免一直盯著曲目,所以選用隨機播放模式。本來的話,夢春秋照理應該是要照順序去播放的,畢竟是四季曲目。但有時候用隨機反而別有風味。

  回過神來,眼前漸漸模糊一片。


  原以為,我哭不出來了呢。



  因為隨機模式,所以不清楚究竟是聽到了哪一首。思緒還在混亂之時,曲子已經跳了下一首,慌忙一看,是,春分的「夜雨傷春」。挺適合這時分的不是?


  不愧是我所鍾愛的夢春秋。

  輕易引出我的淚水。


  有些事情,我很清楚,不是我所能決定的,但在努力多次未果,終於放棄之下,其實,我並沒有正面去迎擊;我只是單方面的,拒絕再次接觸了。今天才想著,是否該讓其中一人死得明白呢?例如傳封簡訊,道個歉,說著:「對不起,我當時說了謊。你問我,做了那種事情以後,我還會接受你嗎?我顧左右而言他的說,還好,畢竟認識一場。但是其實,那是我的大雷。在你對我坦白之時,很抱歉,你已經被我判了死刑……」

  如此信任我們之間的交情,你卻告訴我個殘酷,原來信任這個選項是錯的。

  沒錯,畢竟是認識一場,所以,我只是在心底判下死刑,還留了點餘地。雖然我發現,所謂的餘地,到頭來還是被消磨殆盡了。我只是沒有拆穿,不代表沒看透那層層的謊言。我也曾經說過,不要在我面前搞那種兩面手法,明明答應了我,但在那之後,我卻看到了無數次。

  然而另一位又如何?尊敬?換來的是什麼?從開始認識到現在,回想起來完全沒有好印象。曾經讓我莫名的倍受挫折過,曾經沒神經的踩著我最大的雷,曾經的曾經……儘管到了現在,這人可能還是踩著我的雷而不自覺。對這人的怨念是細數不完的。


  雖然愛好和平不是什麼壞事,但有時候真的很希望自己,就大發脾氣罵出來算了。要絕交就絕交,大聲表達出來不是很好嗎?為什麼我無法這麼坦白呢?只因為不想再跟對方有任何牽連,所以就連表達不滿都給扼殺掉嗎?

  為什麼我總是這麼委屈自己呢?


  再次重申。我的大雷,是麻吉、跟背叛。

  背叛我或許還有得挽回,但依舊微乎其微。但背叛我家麻吉?很不巧,這絕對是死刑。而且會死得莫名其妙……



  (2010.3.8)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:
TITLE:
MAIL:
URL:
COMMENT:
PASS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
≪ Back  │HOME│  Next ≫

[96] [95] [94] [93] [92] [91] [90] [89] [88] [87] [86]
忍者ブログ [PR]
material by:=ポカポカ色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