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の風、そっと吹く…
| Admin | Write | Comment |
カレンダー
06 2018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やるべき事
1)毎日、日本語を勉強する! 2)毎週の週末、散歩するぜ! 以上、頑張ってる!
最新記事
最新CM
最新TB
(06/04)
リンク
ブログ内検索
ブログ トラック
Google Analytics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「如果能決定自己的壽命,你想要活到幾歲?」

  這是網路上,曾經流行一時的問題,也曾經是友人間討論的熱烈話題之一。朋友的答案都不大一樣,有的是能活多久就活多久,有的是四五十歲就已足夠。反觀我,只是沉浸在話題的熱烈之中,倒是從來沒說出個確切歲數。

  沒什麼實感哪。就算說可以自己決定壽命,實際上還是很難辦到的吧。所能做到的,就是注意身體管理、騎車開車小心一點,以求可以存活在世上。但說到底,很多事情不是人所能控制的。這樣一想的話,究竟想活到幾歲?答案就好像不是太重要了。

  我總覺得,時間很不夠用。想做的事情很多,但一天的時間只有二十四個小時,扣除睡覺的八小時、以及工作的八小時,能運用的只剩下八個小時,還得扣除其他一些雜事,吃飯喝水啦、出門回家的騎車時間,這樣扣一扣,只剩六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了吧,一天的三分之一時間都不到。所以壽命多長,對我來說不是個問題,沒什麼實感。不過硬是要給出個答案的話,那就「能活多久就活多久」吧。


  直到那天。我得知一位忘年之交的死訊。

  他是,自己選擇離去的,在自家宅中,孤零零的。


  透過霧氣望出的模糊、捂住雙眼卻止不住的濕潤,以及胸口那無法遏止的悲傷──人的壽命長短云云,突然一下子從遠處拉到眼前,從模糊變得切實。那位朋友曾經說過:「生命不用太長,燦爛過就足夠。」

  我總是私心的希望,希望快樂的時光能一直存留,儘管知道離別是多麼普通平常。就像每天出門上班那般,行前總是會和家人道聲再見;下班回家後,說聲「我回來了」。就是這樣瑣碎、每天都會經歷的事情,很平常。就算是分道揚鑣的兩個人,也許有天,還是會在某個地方相遇。但天人永隔,意味著從此不能相見……

  「生命不用太長,燦爛過就足夠。」或許真如朋友所說的那般。假若在這世上並不快樂,就算活得長久,也沒什麼太大意義。但是,我想,不管生命是長、是短,在惦記的人心中,份量都是一樣的吧!朋友離開人世,算起來也有三四年了,但不管何時想起他,心裡總是不自覺糾結,就好像他的靈魂鑽入我的心口那般,偷偷佔據一個角落那般,是有份量的。

  對我來說,生命燦爛不燦爛,只在於腦海那記憶中,那笑容是否真誠綻放。雖然有時候,很害怕自己會忘卻已逝者的存在,卻總在那笑容清晰浮現以後,放寬心情。不管多久,我都會記得的。


  也許不久的將來,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們,又將遠離人世。到時難免胸中又是一陣痛楚。或許人這一輩子,就是會經歷許多不愉快的事情,但相反的,應該也會有很開心、很值得回憶的事情。我不敢說自己能活到幾歲,但是希望能竭盡所能的活下去。

  雖然有時不免會想,如果當初我更注意一點的話,也許那位朋友,不會選擇自戕這條路。而後,感嘆自己的無力。但是不管怎樣,我只希望和自家家人、自家友人相處的時候,他們都能發自內心的綻放笑容。這才是我所謂生命的燦爛。


  但若果,真的無法避免,還是得迎來誰人的離去的話……我會從心中,再次敲出一個空位,讓其進駐,是傷是痛都無所謂。

  絕對不會忘卻,那些曾經重要生命的存在。



  (2009.12.31)



  【後記】

  這篇是,喜菡文學網第三屆散文獎投稿的稿件。如所預測的,沒有過初審。雖然沒有過初審,但是卻有一位評審投我一票了,在兩百三十九個稿件裡,投了我一票。說真的,或許不算什麼,但是對我來說,是種鼓舞。很高興很高興。至少,有人認同了、有人理解我文中想表達的情摯。

  散文是很誠實的,對我來說。我只會寫真實的情感,不會虛假的。

  決定參加喜菡散文的時候,很快就決定要寫的內容了,題目反倒是文章完成以後才定下。雖然一開始就想好要寫什麼了,但是實際完成散文,卻是截稿最後一日。太過真實的情感,好像反而不容易下筆啊。我重新寫過很多次,多虧有「截稿日」這種東西,總算在時限內寫出來了。

  那時候……是怎麼呢?對,嗯,當時很直接的意識到,「也許我生命中重要的人,又有一個要遠行了也說不定。」所以才醞釀出這樣一篇散文。我無法去干涉什麼,尤其是所謂的價值觀、生命觀,就算干涉,或許也沒能力改變什麼吧。儘管如此,如果真的再次有人遠行,我會,在心底挪出一個位置,想起的時候,會哭會笑,都好。不會忘記。


  說真的,我很久沒寫散文了。通常寫的都是隨筆心情,太久沒寫總是覺得生疏。甚至在投稿的時候,犯下很笨的錯誤。其實,這篇稿件,字數不到。只有一千三而已,記錯字數下限了,以為是一千,稿件寄出以後才發現,是一千五。真的覺得自己很蠢。

  所以我早就知道,這篇一定會被踢掉。假設這篇今天有過初審好了,我也早就打算去跟喜菡自首說明。但等到今天初審出來,果然還是想要看看,認清自己的實力吧。


  雖然落選了,但我卻還挺高興的。這倒是始料未及吧。



  (2010.1.21)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:
TITLE:
MAIL:
URL:
COMMENT:
PASS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
≪ Back  │HOME│  Next ≫

[83] [82] [81] [80] [79] [78] [77] [76] [75] [74] [73]
忍者ブログ [PR]
material by:=ポカポカ色=